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Na0866 曾經被成績支配的恐懼
一本讀|WwんW.『yb→du→.co
    二月的第一天。

    諾沃群島,湖。

    顧楷文和姚菲菲正在聽潛水教練講授潛水的要領,以及水下需要注意的事項,主要是禁止觸摸新培植的珊瑚礁。

    兩人學習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在兩個潛水教練,以及孫飛的陪同下一起下水。

    諾沃群島的下午陽光明媚,湖內部的水質清澈,非常適合進行潛水。

    因為姚菲菲是第一次潛水,這一次潛水的深度不超過十米,兩個潛水教練時不時提醒著顧楷文和姚菲菲,還為兩人拍攝水下照片。

    大約十分鐘后,兩名潛水教練就提醒顧楷文和姚菲菲上浮,他們在五米的深度停留了一次,從而避免氮氣帶來的減壓病。

    當兩人浮上水面,姚菲菲略微激動的說著,“師兄,潛水有點嚇人呢!”

    “噢?”顧楷文疑惑的看著姚菲菲,“潛水有什么嚇人的?”

    “我總覺得海里有什么東西?!幣Ψ品撇緩靡饉嫉幕賾?。

    雖然湖非常淺,深度不超過五十米,水質也非常透亮,甚至直接清澈見底,但姚菲菲依舊有深??志逯?。

    “放心,我在你身邊呢!”顧楷文又說著土味情話。

    一下午的時間,兩人陸陸續續潛水了好幾次,姚菲菲有些遺憾的說著,“可惜和紀錄片里面的湖不一樣,沒有那些五顏六色的小魚?!?br />
    顧楷文回應道,“明年就有了,我們正在培育全新的珊瑚礁,最多一年的時間,這里就會恢復勃勃生機!”

    “嗯嗯?!幣Ψ品頻閫坊賾?。

    ……

    時間匆匆而過,二月七日,顧楷文和姚菲菲啟程返回夏國,他們已經在諾沃群島待了接近一周的時間,再加上二月十六日是夏國傳統的春節,無論是顧楷文,還是姚菲菲,均要返回夏國。

    翌日晚上接近八點鐘,顧楷文送姚菲菲回花溪街,本來顧楷文還準備送上樓,但姚菲菲表示她媽媽在家呢!

    顧楷文還能怎么辦,只能拎著姚菲菲的行李箱,將姚菲菲送到五樓,然后自己灰溜溜的離去。

    時機不允許!

    姚菲菲的家里,除了她媽媽楊秀敏之外,姚玲玲居然也在。

    雖然楊秀敏和姚元茂離婚了,但姚玲玲依舊經常串門,現在知道姚菲菲回來了,她早就上門等待。

    “姐!”姚玲玲給姚菲菲開門,隨后熱情的招呼,“有沒有給我帶禮物?”

    姚菲菲點點頭,“當然有啦!”

    雖然諾沃群島沒有什么特色產品,但魔都有啊,魔都是國際化大都市,匯聚了全世界的商品。

    姚菲菲和顧楷文兩人昨天就抵達了魔都,顧楷文拉著姚菲菲在魔都逛了一圈,買了一大堆各種禮物,從而應付需要禮物的環節。

    “玲玲,我聽說你期末摸底成績考得不錯?”姚菲菲在拿出禮物之前詢問。

    姚玲玲笑了起來,“嗨呀,姐姐,你怎么和他們一樣,還要先問成績,才給禮物的嗎?”

    “當然!”姚菲菲理直氣壯的說著,“我當初也是這么過來的,成績不好就沒有禮物,成績好就有禮物,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這種事情在學生時代都有遇見吧?

    特別是過年的這一個寒假,如果成績沒有考好,恐怕整個過年都很郁悶!

    當然了,如果成績考得好,過年絕對美滋滋。

    姚玲玲聽完姚菲菲的理由,她白了一眼姚菲菲,“我這一次考得不錯啦,成績進步了16名,班級排名第三,年紀排名第九,重點大學穩穩的,以后和你當校友輕輕松松?!?br />
    “我們學校的外語專業收分比較高?!幣Ψ品鋪嶁訓?。

    “安啦安啦,沒問題的!”姚玲玲信誓旦旦的說著。

    姚菲菲這才滿意的回應,“等一會,我給你拿禮物?!?br />
    片刻之后,姚菲菲拎著一個純白的袋子走過來,“喏,你的禮物!”

    姚玲玲接過袋子,將里面的包裝盒取出來,她立刻驚呼道,“哇,最新的iphonex嗎,好像很貴呢!”

    姚菲菲瞪了她一眼,壓低聲音道,“小聲一點!”

    “明白明白,是姐夫買的?”姚玲玲調侃的說著。

    另一邊,沙福區。

    顧楷文回到家里,他剛剛躺在沙發上,橋本三郎的電話就打了過來,顧楷文接聽電話。

    “楷文君,你回國了嗎?”橋本三郎詢問。

    最近一段時間,這個家伙是三天兩頭的打電話,每次都問他回國了沒有。

    顧楷文知道橋本三郎的意思,無非就是詢問海藍時咖啡的事情。

    “回來了,昨天回來的,今天回盛慶?!憊絲拿揮幸?。

    “我也在盛慶?!鼻瘧救閃賾Φ?。

    “???”顧楷文愣了一下。

    “我現在在盛慶??木?,我們明天一起吃飯怎么樣?”橋本三郎發出邀請,“我找到一個不錯的私房菜館?!?br />
    “哪一家?”顧楷文反問。

    “老八碗,北新區那邊的,你聽過嗎?”橋本三郎詢問。

    顧楷文哼哼回應,“我在北新區讀書的,你說呢?”

    “哈哈,我倒是忘記了,楷文君以前去過嗎?”橋本三郎反問。

    顧楷文肯定的回應,“去過倒是去過,味道嘛過得去,就是價格貴了一點?!?br />
    在顧楷文看來,老八碗的價格和味道不成比例,雖然味道確實很不錯,但對比它的價格又過分了一點。

    比如說一盤回鍋肉,老八碗的價格是288元,這一個價格非常昂貴,大多數五星級酒店的回鍋肉也就98元左右。

    或許回鍋肉無法體現出來價格問題,以小靜齋作為對比,小靜齋的炒時蔬,僅僅只需要58元一份,這一個價格還是小靜齋榮獲米其林三星餐廳殊榮之后才提價的,原本只需要28元一份。

    但老八碗的炒時蔬價格高達88元!

    以前讀書的時候,范英俊曾經在老八碗請客吃飯,那個時候的顧楷文除了感嘆老八碗價格昂貴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想法。

    “老八碗就算了,我們不搞這些花里胡哨的東西,我明天在小靜齋安排一桌,然后談談海藍時咖啡的事情?!憊絲幕賾Φ?。

    橋本三郎連連應是,他本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談海藍時咖啡,現在顧楷文主動說出來,他豈能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