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36章 老虎和綿羊
一本讀|WwんW.『yb→du→.co
    七月的廣地多雨,沒辦法戶外活動,退休老人唐爸唐媽、傅爸傅媽約著人打麻將。

    老年人俱樂部打的都是1毛的局,反正也不指望這個賺錢。

    人體器官都是用進廢退的,競技可以練腦,唐爸喜歡下棋,唐媽喜歡打牌,偶爾打打麻將,都是一毛的局,唐覺曉也不會說,甚至這麻將館背后俱樂部的大股東就是他。

    一群有人想買什么奢侈品,以前原俱樂部股東會送一些購物指南的書,現在換成>至于為什么是麻將館,麻將怎么也比牌重吧?練腦的同時也練了身體。

    一毛一局的東西,輸贏都沒什么關系,手氣最爛的那個可能要組織一次大旅游,要么是去他家鄉,要么是去某個國內5a景區。一來可以消磨時間,二來可以增長見識,有時候看到什么新鮮事物,一群人也會提醒自己孩子注意。

    “哈哈,胡啦,給錢給錢!”傅爸笑著把麻將一翻,大笑道。

    一群人嘟囔著“又贏”、“老傅今天如有神助”、“媽的又被陰”云云……

    “其實要說陰,老唐才是我們一群人里最陰的那個,只是他太陰了,一般人看不出來?!備蛋炙?。

    唐爸一愣:“我是最陰那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傅爸說:“親家,我聽說弟妹年輕時候是村花,很多人追求。親家老弟你不明追,欺負弟妹老實,說你有四個弟弟,沒有妹妹,一直想要一個妹妹,就認了弟妹做妹妹。別人寫信你都幫看,還幫回……最后妹妹就變成了媳婦,真陰險啊……”

    唐媽年輕時候的確是村花,唐爸當初也是頗用了點心機,不然當初他畢業的時候一窮二白,后邊四個弟弟,找媳婦是真難,局勢逼人動腦……

    聽傅爸爆了唐爸年輕時候“計賺村花”的事,眾人起哄。

    唐爸不甘示弱,旋即也爆傅爸年輕時候糗事……

    一群老年人閑的沒事干,也就聊聊過去,談談孩子、孫子了。

    有人問:“唐寶寶還沒大名吧?”

    唐爸說:“還沒有?!?br />
    “怎么還不起名?”

    唐爸說:“遺兒千金,不如送兒好名。兒子說唐寶寶還小,要等能看出他性格,再決定起什么名字?!?br />
    “還要看性格起名?”

    “我們那會兒起名都是國強、躍進、秋艷、冬梅,人都是從眾的。現在的人起名子喬、子楚,也是跟著電視學。有些給起名王者榮耀之類的,這孩子遭遇霸凌概率會很大,現在不講究不行了。

    兒子說,如果唐寶寶天資過人,就給他起一個普通的名字,讓他隱于眾人。如果他天資一般,就給他起個特殊點的名字,甚至是用古代名人的名字,人們注意力一開始就在他身上,至少他讀書想逃課都難,學業自己就上去了?!?br />
    “講究!”

    許多人在孩子出生就給孩子起名,甚至出生前就起名了,固然是寄托了父母的心愿,何嘗不是給孩子上了一道枷鎖呢?

    所以唐覺曉不急著給孩子起名,甚至不會特別約束他的興趣……

    唐寶寶天賦在哪,老天爺送了擅長什么的寶貝給自己,唐覺曉還在慢慢看。

    有人感嘆:“說起來,我們加起來可能都沒有小唐陰啊……”

    傅爸不樂意了:“讀書人的事怎么能說是陰呢?這是有智慧?!?br />
    一群老年人說說笑笑,窗外大雨不停,甚至有龍吸水的奇觀……

    未來15年,天下恐怕有大變數……傅爸看著龍吸水,內心中隱隱有些擔憂,旋即一笑又不當回事了。

    他一個50多歲的人,想那么多干什么?

    后來的事,自然有后來人做。

    熱量就像一個秋千,按季度在南北半球搖擺,而大量的碳在給這秋千加力,所以有些年會明顯感覺到熱天越熱,冷天越冷。現在到了夏天,北極全融了都是有的。

    以前唐覺曉愛護環保,但有人找到了他,問他到底是更愛護野生動物,還是愛護人類……

    15年后電力大半變成光電、風電,到時候全球產油會變得很少,那時候的問題就是小冰河了。同時那時候中東吃飯難,并且非洲人口膨脹,若是解決不好,引起三戰都是可能的。但若是解決得好,就能賺錢。

    有些外國人特別關心中國,還拍了霧霾的紀錄片,雖然內容亂七八糟的,但霧霾地區的許多人支持關工廠。

    唐覺曉琢磨了一下,關工廠容易,再開就難了,會麻煩許多,不管怎么選擇都有利弊……

    曾經他困惑于一個問題,北方硬工業賬本怎么那么糟糕?

    最近他隱隱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高鐵、地鐵的賬本,其實更糟糕……

    南方經濟依賴于南粵的進出口,為什么今年南方人特別緊張呢?如果海上戰爭爆發,南方經濟得崩。

    北方經濟看著咸魚,其實各家公司之間合作,左手倒騰給右手,不打算賺什么錢,哪怕是有什么戰事,他們依然可以運作。

    現在北方一些地方咸魚是咸魚,但生活花費也低,前兩年唐覺曉到哈城考察,隨便跟著本地熟人去擼串喝酒,五六個人也就花200,讓他很驚訝。

    至于經濟現在不行,北人到南方賺錢,也是自然規律。

    南北經濟模式不同,等于是雞蛋沒有放在同一個籃子里,唐覺曉以前做工業科技,后來投入農科,也是雞蛋分開放,現在他要多分幾個籃子了。

    羊城大雨不斷,唐覺曉人卻是在家鄉綠城,這幾天綠城也有雨,但沒羊城那么夸張。

    這會兒一棟大樓外掛著條幅,慶祝盛唐教育培訓中心成立……

    外邊有人剪彩,唐覺曉和綠城的老大哥在上邊喝茶。

    “唐總你一直關注教育,做教育網站,投新東方,現在終于要做培訓中心了?!?br />
    “迫不得已,總要有經濟增長點?!?br />
    人是一種得過且過,會回避改變,甚至害怕改變的生物,哪怕是改掉陋習,這都很難。

    少抽煙、少喝點……很多人聽過類似的話……

    只要是個智力正常的人,都知道自己每天花半小時學英語,哪怕從小學學起都行,再花半小時看英文劇,多看字幕,兩三年后就可以憑中、英雙語到處走了……但真去做的很少。

    是個人就明白,只要自己花時間補個文憑,薪姜、茜藏、清海、內萌,甚至是凍貝,這些地方自然資源浪費了很多,會開發的人會有機會……但很少有人這么干。

    因為人類這種生物,是會回避改變的。

    但也有例外,老虎帶著一群綿羊,戰斗力就完全不同了。

    唐覺曉現在準備專門培育適合自己構思的人才,先融入體系一陣,只要有錢賺,總會有愿意接受外派的人。

    ……

    w2305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