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225 檢點當天子
一本讀|WwんW.『yb→du→.co
    “上面寫的什么?”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問?!閉鑰鏌宓潰骸暗詼黿蹌依錈嫘戳宋甯鱟幀斕愕碧熳印?,也就是說御前都檢點會當皇帝。如果我不拆開來看的話,二哥你可就沒機會了?!?br />
    趙匡胤眉頭一皺,確實有這個可能性。天涯一直找不到人,柴榮陽壽將近這一點他自己比誰都清楚。柴榮死后皇位傳給誰?還不滿7歲的柴宗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當初郭威就是不想把皇位傳給未成年的兒子所以才給了柴榮,他怎么可以這樣做?

    但如果不傳給柴宗訓的話,那不給誰?天涯只要不現身,柴榮這個皇位便無人能繼承。

    現在柴榮的選擇不多,也就是兩個候補的備胎。一個是與郭威有血緣關系的親侄子李重進,李重進的母親是郭威的親姐姐,所以關系算是非常接近?;褂幸桓觥比瘓褪怯牘屑浣友倒叵檔惱龐賴?。

    江山傳給張永德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張永德是郭威的女婿,如今張永德與壽安公主有一個兒子張契此,這孩子不但是郭威的親外孫,而且名號還是宗信的弟子,這一點與天涯算是比較接近。當然了,現在的張契此還在雷王府學習,不過這也無形中為張契此加了很多分,一個在雷王府里長大的孩子誰敢惹?

    柴榮把江山給張永德并不是目的,他是為了讓張永德把江山給張契此。雖然中途轉手一次比較麻煩,但柴榮也是真沒辦法。

    無論是李重進還是張永德,甚至是張契此,他們都不姓郭,也不姓柴。這件事情確實讓人有些郁悶,一朝三個皇帝就是三個不同的姓氏?傳到后代也不好聽。但是在沒有辦法的時候,李重進和張永德隨便選一個也無所謂。

    李重進這個人才能一般,而且郭威和他姐姐的關系也很一般,他雖然是郭威的侄兒但也并沒有受到重用。如果郭威真在乎血緣關系的話,也不會將皇位傳給柴榮。

    趙匡義的話提醒了趙匡胤,確實柴榮把皇位傳給張永德的機率非常高。難怪宗信會在第二個錦囊里面寫‘檢點當天子’這五個字,但這話是用來提醒張永德的,還是用來提醒自己的……真不太清楚。

    “二哥,如果張永德當皇帝的話……那可就麻煩了?!?br />
    “此話怎講?”

    “我們不敢篡位了啊?!?br />
    “也是哦~”趙匡胤郁悶道:“宗信曾經說過,張契此往后的成就會在他之上,雖然我也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但宗信不會胡說八道。更何況宗信的徒弟又在雷王府里長大,這孩子咱們也惹不起。如果我拿張永德開刀的話,天涯同樣不會放過我?!?br />
    “就是說啊~所以我們必須要想辦法,不能讓張永德當皇帝?!?br />
    趙匡胤點頭道:“你既然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了,那你肯定有辦法對不對?”

    “這是當然的,沒有辦法我敢跟你提起這件事嗎?”趙匡義慢慢靠近趙匡胤的耳邊,用非常小的聲音說話。

    “干嘛?這里又沒有其它人,我們已經在商量篡位的事情了,你還怕陷害張永德的事情泄露嗎?光明正大的說,沒必要這么偷偷摸摸的?!?br />
    “哦~”趙匡義道:“我們只需要找個機會讓柴榮看見張永德錦囊里面的字就行了,原因很簡單就算柴榮有意傳位給張永德,但張永德身上藏有這種紙條依然是死罪。如果能借柴榮之手殺了張永德自然是好,就算柴榮不殺他,也一定會將他讓出御前都檢點這個職務。朝廷之中還有誰比你更適合這個位置?到時候你就是御前都檢點了,當皇帝的人也就是你?!?br />
    “好辦法……”趙匡胤滿意道:“這件事情你去辦,一定要辦得神不知鬼不覺?!?br />
    “這是當然的,我辦事你放心?!?br />
    “對了,第三個錦囊里面寫的是什么?”

    趙匡義道:“這個嘛……宗信早就預料到你會當皇帝,所以第三張紙條寫的是九年十月,太祖大病,早做準備?!?br />
    “九年十月……我是太祖?”趙匡胤道:“難道說我開國九年之后就會去世?其實這個也簡單,我只需要幾年改一次年號,這樣就永遠不會有九年十月了?!?br />
    “二哥,這樣做是不行的?!閉鑰鏌宓潰骸拔易弒樘煜?,發現很多地方還沿用著后漢的年號,都是一些偏遠地方,他們甚至不知道后漢已經滅亡了。這種地方消息很難傳達,所以就算你不用這個年號,還是會有一些偏遠地區繼續使用這個年號,所以你不讓這個時間發生是不可能的。更何況宗信陽壽算得這么準,你以為自己能逃得掉嗎?”

    趙匡義當然沒有說實話,因為紙條里面原本寫的是‘九年十月,太祖大病,晉王篡位,早做提防’,這個錦囊肯定不是給趙匡義看的。但偏偏被趙匡義看見了,而且還偷梁換柱,把紙條給改寫了一張。

    反正趙匡義想要的就是九年十月趙匡胤就死,雖然不知道是哪年,但趙匡義不想等太久。因為趙匡胤是喝過麒麟血的人,他的青春遠比這個弟弟還多,繼續拖下去的話,他這個當弟弟死了這個哥哥還沒掛,趙匡義也根本沒有機會當皇帝。

    宗信料事如神,這一點趙匡胤也非常清楚,想要規避這種可能性實在是太難了。更何況大病這種事情不是說改個年號就不會生病,所以……趙匡胤也算是知道自己的壽命了,在此之前宗信從來沒有告訴過他。

    “你說的也有道理,而且年號哪里都有,或許宗信是按自己所在地來計算的,誰也說不清楚?!閉鑰鎵返潰骸疤崆爸酪彩且患檬?,反正人生的盡頭就是一個死字,誰也逃脫不了。更何況紙條上只寫我大病,又沒說我死了?!?br />
    “二哥,距離第三個錦囊實現的時間還早,所以我們先處理第二個錦囊的事情。照我做的做行嗎?“

    “嗯~!你放心大膽的去做,畢竟我暫時動不了,估計至少一個月才能恢復行動力,雖然我傷得比耶律真輕,但我的功力也是沒有一年半載無法完全恢復。現在你是趙閥武功最高的人,你認為怎么做對趙閥有好處,你就去做?!?br />
    趙匡義興奮的點了點頭,這還是趙匡胤第一次給他這么高的權限。果然還是二哥受傷的時候最溫柔,因為這個時候的他完全沒有自保能力,所以他需要被?;?。這種事情交給誰趙匡胤都不會放心,也只有交給他這個親弟弟。

    “二哥說的很有道理,還有什么需要嗎?我在你床邊守了這么久,現在也挺困的了?!?br />
    “沒事了,你去休息吧?!?br />
    “我的營帳就在旁邊,可以隨時監視到這里的情況,所以大哥也不必擔心有什么危險?!?br />
    趙匡胤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現在是危險期,不管有沒有敵人,反正他連一個普通的士兵都打不過,誰要有歹心的話,絕對是死路一條。他也真沒想到趙匡義這小子竟然這么懂事,不用自己開口就知道該怎么做了。這些年算是沒有白疼他,知道主動關心自己。

    趙匡胤倒也不是很在意第三個錦囊的事情,畢竟沒有直接指出自己死了,或許這場大病會導致什么嚴重的后果,所以到時候注意一點也就是了。第二個錦囊的事情卻是非常關心,必須要制造一場意外讓柴榮看見張永德錦囊里的紙條才行,趙匡義的這個辦法雖然不錯,但做起來卻沒那么簡單。

    既然這個辦法是趙匡義想出來的,那就交給趙匡義去辦。反正現在也動不了,連喝湯都要人伺候,趙匡胤就算是想做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這一次死里逃生也讓趙匡胤明白了很多事情,他的武功相較于真正的絕頂高手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武功不好的時候也不要太浪了,以后這種事情還是少做,盡量別做,否則這條命沒了有多大的功績都是白費。當然還有一點,宗信的武功是真高啊,他竟然能把耶律真打成重傷,雖然他自己也是重傷,但能做到這一點已經非常不易了。

    趙匡胤也看得出來宗信是不想殺耶律真,要不然的話耶律真肯定跑不掉。畢竟受了這么重的傷,宗信身邊還有幾個武功高強的老婆,可以說耶律真當時的死活是完全掌握在宗信手里的。

    趙匡胤覺得這種行為非常奇怪,同時也覺得宗信這個人真看不懂。宗信的感情很主觀,有的人與他朝夕相處,他說不要就不要,就像獨孤星月那樣。有些人只見過一兩面,宗信卻可以為這個人推心置腹,就像耶律真。

    宗信以前一直都說在他眼里契丹人與漢人無異,很多人都不相信這個話,但趙匡胤一直都相信。宗信也真的做到了,他可以在這種情況下放耶律真一條生路,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來的。

    當今天下武功最高的三個人也就是步向陽、耶律真、雷洪。其中有步向陽和雷洪是被宗信打也不會還手的人,只有耶律真對宗信有威脅,但他還是放了耶律真,此等氣魄絕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趙匡胤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肯定是沒有這種氣魄的,只要對自己有絲毫威脅,必須要立刻鏟除。最好天底下所有武林高手全部死光光,這樣自己就可以稱霸天下了。

    趙匡胤雖然知道自己這個愿望不大容易實現,但心里的期待還是有的。大白天的還不允許人做一點白日夢嗎?

    ………………

    。.

    w2305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