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四六五章 天冷了
一本讀|WwんW.『yb→du→.co
    漢人對鮮卑政權,其實并沒有太多的認同感,對于朝廷的忠誠更多的是出于家族利益的考量,真正有如王猛這樣的人物還是少數。楊愔、崔浩等人,背后未嘗沒有為家族考慮,甚至就是為了家族的榮光才會努力為鮮卑人效勞。

    歷史上楊堅上位之后,很快就獲得了朝堂之上絕大多數漢人官員的支持,漢人官員憑借自己龐大的數量和背后的世家力量,壓制住了想要反撲的鮮卑世家,最終幫助楊堅完成了從鮮卑政權到漢人政權的過渡,而“普六茹”這個名字也成了過去式。

    漢人的強大和不忠,自然是鮮卑統治者們不想看到的,所以在北方的漢化已經進行到很深的層次上、乃至于鮮卑和漢人已經越來越難以區分的時候,從宇文泰這代開始又反其道而行推行鮮卑化和去漢化,干脆從根本上避免鮮卑人失去對自己民族的認同感。

    這自然也引起了漢人不小的抵制,只不過在強權之下,這種抵制終究只能隱忍不發。

    等到楊堅上位,再到李藎忱入關中,鮮卑化進程自然就不了了之。而現在李藎忱要做的就是繼續完成之前的漢化,把鮮卑人徹底融入大漢之中。

    在李藎忱的構想中,未來的大漢應該是諸如歷史上的大唐那樣東西方交融、民族融合的龐大帝國,因為只有開放和走出去以及引進來,才能讓大漢有更大的雄心壯志開拓整個世界。

    火藥和工業化,李藎忱都已經帶給這個時代了,甚至就連后世的金融體系都一并帶來了,在工業產能過剩和資金需求的前提下,大漢不可能止步于曾經漢帝國的疆域,注定還會越過大洋向東、向南,會穿過蔥嶺繼續向西!

    因此鮮卑人作為未來大漢的有機組成部分,要抓緊融入大漢,這也有利于以后李藎忱建立對山東、河北等地的統治。

    而能夠代表鮮卑人的,沒有誰比元氏更加合適了。

    北魏皇族的血脈,意味著他們是鮮卑人最正統的代表。

    而如果元氏先主動融入大漢并且在大漢的朝堂上占據一席之地,那么剩余的鮮卑人,自然也會放下戒心。

    同時對于楊素和楊素背后的北方世家來說,鮮卑人怎么著也都在北方世家廣義的范疇之內,大漢能夠積極吸納鮮卑人,北方世家當然是樂見其成的。

    “妙算不妙算尚且不知道,但是元氏應該會清楚要怎么做?!崩鈳3賴檔?。

    民族融合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和平的民族融合基本很難實現,往往民族融合的背后意味著無數的家破人亡和戰爭,因此如果讓李藎忱說歷史上什么話是最殘酷的,恐怕就是“民族融合”這四個字了。

    現在李藎忱想要通過和平的手段接納鮮卑人,卻不知道鮮卑人到底會不會給這個面子?

    不過至少最會看風使舵的元氏,應該是會積極配合的。

    這種事,只能一點一點慢慢地來了。

    “宇文憲現在還沒有什么動靜么?”李藎忱想到了自己還有一個最大的對手存在。

    楊素搖了搖頭:“楊堅兵敗之后,宇文憲原本前出的各路兵馬都已經依次退回,同樣我們這邊白袍也停止了原定的行動,爭取不至于暴露出來太多人手?!?br />
    李藎忱微微頷首,宇文憲現在也是小心翼翼,雙方都在避免爆發大戰,因此他謹慎的退兵也在情理之中。

    而楊素緊接著說道:“陛下,陛下駐蹕長安已經半年,眼見就要正旦,陛下可要準備班師回朝了?”

    李藎忱怔了一下,的確,長安可不是大漢的都城,李藎忱作為皇帝一直待在長安也說不過去。戰事既然已經結束,按理說應該返回建康府了。

    但是長安這邊,李藎忱也不是很放心啊······

    “此事明天召集百官商議?!崩鈳3勒遄玫?。

    ——————————

    “天冷了,到屋子里去?!崩鈳3攬吹皆鶴永鍔固艫南糲?,有些無奈。

    肚子也不小了,真不怕凍到了。

    蕭湘伸手擋住眼睛,微笑著說道:“太陽還是挺暖和的?!?br />
    李藎忱注意到這個丫頭身邊擺著三四個火爐子,心中恍然。

    這架勢,別說冷了,看她穿那么多,都覺得熱。

    就算是在大殿之中,燒著地龍也不一定有這里暖和。

    “不過天是越來越冷了?!畢糲嫻蛻檔?。

    李藎忱怔了一下:“怎么,想念南方的溫暖了?”

    “南面冬天雖然也不暖和,但是至少比北方要溫暖一些吧?!畢糲嬋聰蚶鈳3?,“陛下打算什么時候回去?”

    “是時候了,”李藎忱沉聲說道,“朕明日召集百官,拿出來一個班師回朝的章程來?!?br />
    蕭湘微微頷首,而李藎忱伸手放在她的肚子上,笑著說道:“說什么也不能讓朕的孩子凍著?!?br />
    “也不知道是男是女?!畢糲姘醋×死鈳3賴氖?,她很享受李藎忱這樣的撫摸,有一種溫暖和堅定的感覺。

    李藎忱搖頭:“不管是男是女,都是朕的掌上明珠?!?br />
    “若是個男孩的話,可不能當掌上明珠?!畢糲嫘ψ潘檔?,“男孩以后都是要經歷風霜的,明珠雖好,卻經不起風霜雕刻啊?!?br />
    李藎忱哈哈大笑:“你這個母親,心腸倒是堅硬?!?br />
    蕭湘握緊了李藎忱的手:“妾身見證了陛下是如何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當初川蜀路途艱險也不能阻擋陛下的奮進。作為陛下的龍脈延續,陛下的孩子當然也不能差強人意?!?br />
    李藎忱沉默片刻,正色說道:“此言不差?!?br />
    自己的孩子,以后都是要頂天立地的。

    決不能深陷深宮婦人之手,那個時候,就算是人還健康成長,心靈之中卻已經充滿了陰謀詭計和歹毒之心。

    “走,我們也得快些回去了,朕的長子都半歲了,朕可還沒有見過呢!”李藎忱笑著說道。

    而蕭湘點了點頭,想到了什么:“陛下此次南去,北方還要留下人么?”

    李藎忱當然知道蕭湘是說行宮這邊還要不要留下妃嬪,登時搖了搖頭:“都走吧,這里還留人作甚?!?br />
    蕭湘這才緩緩說道:“今天御書房之中一哭一鬧也很熱鬧啊?!?br />
    李藎忱瞥了她一眼:“都知道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