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十四章 身份
一本讀|WwんW.『yb→du→.co
    現實往往比影視劇更離譜,因為影視劇大部分都是人們的幻想,而現實,比幻想更魔幻。

    趙浮生并不知道,在韓國,二八效應更加嚴重。

    甚至于,韓國娛樂圈的財富金字塔,比普通人想的更離譜。

    韓國財經報曾經做過一次市場調查,在這個調查中,他們足足計算了幾乎所有幾千名韓國藝人的收入,而最后得出的答案非常殘酷――二八效應在韓國娛樂圈里變成了一九效應!

    顧名思義,那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幾百名知名藝人拿走了這塊蛋糕的九成!

    而其中幾十名始終在媒體頭條上出現的頂尖藝人干脆的分走了所有蛋糕的八成!

    一個頂尖藝人,如金泰熙,隨隨便便一支廣告就是幾十億韓元,換成軟妹幣也有上千萬,可是大多數最底層正式出道的藝人也就是一個月幾百萬韓元的樣子,甚至勉強一兩百萬韓元,換成軟妹幣不過一萬甚至幾千

    這差了足足一千倍!

    很可怕,是不是?

    可即便這樣,即使生活那么艱難,為什么那些藝人還在拼命堅持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娛樂圈這種地方,有一萬種可能存在。

    或許,你今天還是個每月拿著兩百萬韓元的可憐蟲,明天你就成為一個拿到上千萬韓元合同中層的,后天說不定哪里來了機會,莫名其妙的就紅了,然后就會成為那十分之一頂級藝人。而這一點,在韓國其他領域的職場中幾乎不可能。

    那么問題來了,怎么才能抓住機會?

    當然是要被這個圈子背后的實際掌控者們欣賞到啊。

    對于演員們而言,自然希望導演給機會,對于偶像們而言,自然希望制作人看自己順眼。甚至對于制作人和導演們而言,他們也希望有電視臺高層和投資人看上自己才華的。

    這其中,投資人的身份,至關重要。

    而趙浮生的身份一經透露,所有人全都沒辦法保持淡定了。

    沒辦法,這位實在是太牛了!

    打個比方來說,在韓國娛樂圈,楊賢碩、李秀滿、樸振影這三大歌謠界娛樂公司的老板,也算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了,他們決定著無數偶像的命運。

    而這三個人,在面對宋康昊乃至于奉俊昊這樣的頂級導演和演員的時候,同樣要給予對方足夠的尊重,因為那是人家的業界地位擺在那里。

    可換而言之,在面對各個財閥的時候,他們什么都不是。

    三星集團長女李富真,號稱長公主殿下。

    為什么?

    因為三星是真的有錢,非常有錢!

    而趙浮生呢?

    姜聞在韓國也是頗有名氣的,宋康昊也好,其他人也罷,自然知道這位在華夏的名聲。

    但韓星未來投資的名聲,在韓國,更加出名。

    那可是總資本超過五千億韓元的大型企業。

    雖然五千億韓元的資本在韓國并不算是財閥,但別忘了,這只是那位趙董事長的一個分公司。

    換而言之,如果韓國的一家子公司市值都超過五千億韓元,那這個人應該有多少錢?

    明星也是人。

    尤其是混跡在娛樂圈的明星們,甭管是韓國還是華夏,又或者是世界各地,都是一樣的。

    在利益面前,在金錢面前,再如何驕傲的明星,都會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頭顱。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都是人。

    生而為人,面對擺在眼前的利益,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心如止水?

    趙浮生的車隊緩緩停在新羅酒店的門口,一下車,他就看到,宋康昊和另外一個看上去有些眼熟的男人站在那里。

    “那人是”

    趙浮生對姜聞問道。

    “郭在容?!?br />
    姜聞解釋道:“我的野蠻女友的導演,之前他在國內拍戲的時候,我和他見過面?!?br />
    好吧,趙浮生點點頭,倒是沒想到,姜聞這家伙的交友居然這么廣闊。

    “姜,這位是?”

    郭在容會說簡單的漢語,看到趙浮生和姜聞一起下車,用熱切的眼神看向了他。

    很顯然,這是在等著姜聞給雙方介紹。

    姜聞笑了笑,對趙浮生道:“趙董事長,這位是郭在容先生,是我的好朋友。這位是宋康昊先生,我們一見如故?!?br />
    說著,他對宋康昊和郭在容道:“這是我的朋友,趙浮生董事長,華夏未來集團的會長,韓星未來投資,是未來集團在韓國的子公司?!?br />
    這種官方場合,他必須要認真介紹雙方的身份。

    宋康昊不懂漢語,旁邊的翻譯很快把姜聞的話給翻譯了過去。

    兩個人又不是笨蛋,之前就打聽過趙浮生的來歷,此時聞言更是恭敬,全都彎腰鞠躬,伸出手對趙浮生問候著。

    畢竟對方身家足足幾十億美金,換算成韓元超過一萬億,就算不是超級財閥,那也是站在最頂尖的那群人之一。

    寒暄幾句之后,宋康昊布拉布拉的說了一大堆,翻譯翻譯過來之后,姜聞對趙浮生道:“他說原本是打算小范圍內聚一聚,結果大家都有朋友,就變成了一個大的聚會,你看”

    趙浮生瞪了這家伙一眼,什么大的聚會,姜聞那點心思,自己還看不出來么,分明就是故意給自己造勢。

    不過想想也好,反正自己回國也有一堆麻煩,最近他可是聽說了,公司那邊已經有人在試探,希望能夠收購未來集團的股權。

    雖然不知道對方的來路,但趙浮生很清楚,這里面的水很深,自己應該是被某些人盯上了。

    既然這樣,那索性就把自己的名氣弄的大一點,大到讓某些人投鼠忌器最好。

    “走吧?!?br />
    趙浮生點點頭,對姜聞說道。

    跟在郭在容和宋康昊的身后,一行人走進了新羅飯店。

    殊不知,就在他們身后的不遠處,幾個身影正一臉驚訝的看著他們。

    “那個,是宋康昊?”

    一個穿著十分得體,打扮的相當時髦的女人,對身邊的黑西服問道。

    “好像是的,會長?!?br />
    身邊的黑西服帶著一副眼鏡,看上去很是儒雅。

    “查一下,他跟什么人吃飯?!?br />
    女人淡淡地吩咐道。

    眼鏡男連忙躬身答應著,目送著女人離開。

    趙浮生并不知道,自己只是赴約吃一頓飯,居然還引起了別人的關注,他跟著宋康昊等人走進了宴會廳,卻被嚇了一大跳。

    “怎么這么多人?”

    一進門,趙浮生就被嚇了一大跳。

    轉過頭看向姜聞,發現他也是一臉的茫然。

    “你不知道?”

    趙浮生無奈的對姜聞說。

    很顯然,今天這個聚會,貌似有點大。

    五十多人的聚會,這什么鬼?

    宋康昊也有些尷尬,畢竟原本他是聚會的發起人,結果現在鬧成這個樣子。

    姜聞笑了笑,對趙浮生道:“既來之,則安之,你就當吃個飯好了?!?br />
    他也完全沒想到,居然來了這么多女演員,什么鬼??!

    這要是傳到范寶寶的耳朵里,豈不是會說,自己想著給趙浮生介紹女人?

    臥槽!

    藥丸!

    吃棗藥丸!

    姜聞心里面大罵不已,臉上卻不動聲色的對郭在容笑著說:“郭導,要不然一會咱們幾個聊聊電影的事情?”

    這個時候,也只能這樣說了。

    郭在容也是人精,馬上明白了姜聞的意思,連連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