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397章 言語交鋒,相互挖坑
一本讀|WwんW.『yb→du→.co
    “嗯哼!”

    悶哼聲響徹,那名灰衣老者嘴角鮮血溢出,身子踉蹌后撤間,神色于此刻頃刻煞白,明顯就無法抵擋七夜的威壓。

    “妖庭長老:七夜!”

    看到七夜,神霸天的眼睛微微一瞇,神色一時間不是很好看道:“真沒想到啊,你居然會親自出現在這里!”

    “看樣子,你妖庭對于這位信任妖帝子還真不是一般的重視啊?!?br />
    “哼!”

    口中冷哼一聲,七夜眸子冷冷的盯著神霸天道:“相對而言,你的出現才是更讓我驚訝的!”

    “作為萬神帝國的神帝子,你不好好在萬神帝國之內待著居然跑到這里來,難道就不怕隕落于此嗎?”

    此話一出,場內的氣氛頓時死寂。

    那一股寒意升騰間,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從七夜體內溢出來的殺機和寒意,讓人感覺到一陣陣的不安。

    “殿下小心!”

    尤其是那老者,此刻更是疾呼一聲,顧不得其他就擋在神霸天的身前,周身力量升騰翻滾間,看向七夜的目光充斥著忌憚和戒備。

    “你要對本皇子動手?”

    眉頭微微皺起,神霸天面色不是很好,一雙金色的眸子死死盯著七夜,有著怒火在其中跳動,但偏偏卻也無法對七夜出手,哪怕他潛力無雙,但現在卻也不可能是七夜的對手。

    不過他卻也不懼怕七夜什么,揮手將眼前的老者推開,一步上前道:“不過本皇子相信你不敢,我就站在這里,你有本事就出手??!”

    聞言,七夜的眉頭皺起來了。

    說實話,他還真不能隨隨便便的出手,畢竟神霸天不僅僅是皇子身份更是神帝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一旦干掉他的話,萬妖帝國和萬神帝國的大戰就會隨之爆發,到時候……

    許久,七夜方才回過神來,深吸一口氣將內心的情緒壓制,目光看向神霸天道:“你想要如何!”

    “呵呵!”

    冷冷一笑,神霸天知道七夜不敢對自己貿然動手,只要自己不去主動挑釁什么,后者也不敢做出出格的事情。

    想到這里,他內心緊繃的情緒松緩,目光撇了七夜一眼之后,隨即便是聚集在了朱天篷的身上道:“朱天篷是吧,可敢跟我一戰!”

    此話一出,眾人的目光便是隨之聚集在了朱天篷的身上。

    沒辦法,一個神帝子,一個妖帝子,雙方修為還相差無幾的情況下,如何讓人不好奇,不期待。

    不過七夜,牧神等人的臉色卻不是很好。

    他們都知道神霸天身懷鴻蒙道器且不止一件,在這樣的情況下,朱天篷與之戰斗的勝算絕對是大幅度減少的。

    “你腦子被驢踢了嗎?”

    一步踏出,朱天篷嘴角上揚,一臉嘲諷的盯著神霸天,就宛如在看小丑一般。

    “什么!”

    楞了一下,神霸天怎么也沒想到朱天篷居然會做這樣的回答。

    緊接著,他內心的怒火便是再難壓制和掩蓋,怒視著朱天篷,咬牙切齒道:“混賬,你羞辱我!”

    “朱天篷,作為妖帝子的你難道就如此的膽小怕事?”

    “你我都是大道大圓滿的修為,你連跟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

    “萬妖帝國,本皇子還真是大開眼界,這樣的膽小鬼怎么能夠成為你妖庭的第九帝子!”

    此話一出,朱天篷等人神色不變。

    但是四周妖修們的臉色卻也不是很好看了。

    在他們看來朱天篷和神霸天的修為相差無幾,如此情況下,為何不敢與之一戰?難道真是膽小鬼?

    雖然沒有人膽敢開口議論,但是他們看向朱天篷的目光卻也是都是變了變,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落入到了神霸天的節奏之中。

    愚人就是如此!

    只會以自己的智慧和認知來判斷事情,卻不知道這其中暗藏殺機,甚至會淪為他人利用的棋子。

    “你確定跟我公平一戰?”

    反之,朱天篷此刻神色卻是依舊淡然,玩味的盯著神霸天道:“如果你真想要跟我公平一戰的話,那也不是不可以,把你身上的那些鴻蒙道器都放到一旁,本帝虐你如狗!”

    “你……”

    神霸天大怒,他豈會看不出來朱天篷此舉為何。

    但鴻蒙道器乃是他的立足根本,他也很清楚只有手握鴻蒙道器他才有絕對的把握擊敗朱天篷,他豈會傻乎乎的放棄?

    正是因為知道朱天篷沒有進入妖庭,還沒有得到鴻蒙道器,可現在朱天篷的一句話卻也是讓他有些下不了臺,答應?那豈不是真不用鴻蒙道器?不答應?那自己的一切豈不是如小丑一般被人圍觀?

    “妖帝子,你這是偷換概念!”

    就在此時,那作為神霸天忠實仆人的老者卻是再度開口,一臉氣氛道:“修士本就逆天而行,任何的手段都是自我機緣和本事,你憑什么讓殿下不動用自己的寶貝?”

    此話雖然有些強詞奪理,但卻也是在闡述現實。

    對于修士而言,無論是靈寶,功法,神通,秘術都是屬于自我機緣和底蘊的一種,還真沒有多少人會舍棄不用的。

    但明知道后者要以鴻蒙道器來壓自己,朱天篷豈會傻乎乎的答應?

    冷冷掃了那老者一眼,朱天篷卻沒有開口說什么,一副無視的姿態,看得那老者咬牙切齒,卻也讓神霸天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

    因為朱天篷這幅姿態之下,他已經明白這件事情決擇權被更改了,不在是他主導一切,而是朱天篷開始主導局勢,這讓他感覺到極其的不爽。

    “呼~”

    重重吐了口氣,神霸天將內心的情緒壓制,一步上前看向朱天篷道:“放棄是不可能放棄的,我憑本事得到的東西,憑什么不用!”

    “妖帝子你也是妖庭帝子之一,難道就沒有點底蘊?”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只能說明你妖庭太窮了,如果你答應臣服本皇子的話,鴻蒙道器這類東西我還是可以賜你幾件的!”

    冷冷一笑,朱天篷那里不知道神霸天此話的意思。

    擺明就是在耍無賴,想要再度從他手中奪回主導權,但好不容易將局勢弄成這樣,朱天篷豈會放手?抬起頭道:“讓你用鴻蒙道器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