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合作的原因
一本讀|WwんW.『yb→du→.co
    “煌溪,你說話注意點!”

    林語花倚靠在城墻上,目光睥睨的看著下方,冷笑道“說話是要負責任的,幾天前,盟主命令我率領池白神域精銳鎮守山海關,我已經多次打退了美服的入侵了,這次你們身后跟著這么多追兵,現在打開城門不就是開門揖盜嗎?趕緊走吧,我也不想看到你們被敵人圍殲在城下?!?br />
    “畜生!”

    煌溪咬牙切齒。

    我則看著城池上,大聲道“我是中國戰區的今夕何夕,你們城上的人難道都沒有一點血性?就沒有一個人出來幫我打開城門嗎?”

    一時間,城墻上傳來了小小的騷動,似乎有人拔劍,并且大喊道“夕掌門別急,我們幫你開城門!”

    但林語花轉過身去,一臉的殺機“誰敢輕舉妄動就立刻格殺勿論,山海關一旦被攻破就是我一個人的責任,你們這些人不用擔責任自然不擔心了,池白神域的兄弟們,全部拔劍,誰敢沖城門就直接干掉,我就不信了!”

    城內技能光芒亂舞,似乎已經打起來。

    但此時,身后馬蹄聲震天,美服、德服、法服的人都來了,鋪天蓋地一片,天無悔劍眉緊鎖,策馬走上前,沉聲道“老大,必須作出選擇了,我們在這里等城池內玩家呼應的話恐怕已經來不及了,這座山海關里大部分都是池白神域的主力,就算那些玩家想幫我們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擊敗林語花等人,咱們……還是走吧!”

    我輕輕一咬牙,提著百鳥朝鳳槍轉身,恨很的看了一眼城池上的林語花等人,隨即沉聲道“走,向左走,我們只能借道颶風要塞從紅葉大陸返回國服了?!?br />
    “嗯!”

    天無悔笑著點頭“沒關系的,紅葉大陸守城的大部分都是我們自己人?!?br />
    “出發!”

    ……

    十二名北辰騎士一一上路,但就在我們沖出路口不遠處,就只見左前方熙熙攘攘的出現了一大片美服的人馬,看起來人數只有不到三千的樣子,但畢竟我們只有十二個人了,并不是每個人都是超人,一旦陷入混戰恐怕我們一個都出不來。

    “往右走!”

    打開大地圖,往右是一條山脈以及右側的叢林地帶,應該有我們的求生之路。

    馬蹄聲密集,破風之雷四蹄奔掠如火,就在我們即將沖進右側密林中的時候,忽然一道道箭矢射出,“嗤嗤嗤”的在風中亂舞化為螺旋爆裂箭的光芒,叢林里,一個個人影破開密葉而出,頭頂上赫然都盯著日服的戰旗,似乎已經埋伏多時了。

    天無悔策馬斜沖躲避,“蓬”一聲中了一道螺旋爆裂箭,連人帶馬滾翻在地,激蕩起落葉無數,好在小唯、小暖一起沖上前側衛,這才讓他逃過一劫,也讓這群日服的玩家沒有立刻上前。

    身后,馬蹄聲急促,雷神公會的人已經來了。

    “我艸……”

    御詩一咬牙“前后左右幾乎只有前邊還有路了,三路都被封堵了啊……ctd,我們在自家門口居然被對手圍堵了,這叫什么事?”

    我眉頭緊鎖,聲音放得緩和了一些,道“兄弟們,我們今天是被人陰了,否則池白神域的人沒理由不讓我們進山海關,他們這么做,無非是不想讓我帶著星蹤城的信物返回國服,frozen說得對,我們這一次確實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只剩下眼前一條路可走,那就是上山,但這條山是斷崖,應該也是frozen想讓我們走的路?!?br />
    小唯秀眉輕蹙“老大,我們就這樣任人擺布嗎?”

    “不是任人擺布,而是沒有選擇了?!?br />
    我深吸了口氣,緊握百鳥朝鳳槍,道“走,跟我一起上山,了不起跟他們拼了,一會能多殺一個是一個,咱們不能吃虧?!?br />
    “好!”

    一拽韁繩,破風之雷化為一道雷光直沖上山,帶著身后的十一名北辰騎士轉眼間就沖上了山巔,前方果然是一片萬仞絕壁,往下一跳必定gg,而身后這條唯一的山道上也傳來了馬蹄聲,美服、德服最精銳的騎戰系玩家一一上山,就在距離我們500碼外遠遠的看著,一個個手握盾牌、如臨大敵,就算是我們只有十二個人,他們依舊不敢懈怠,也或許是之前被我們殺掉的太多隊友了,已經有了心理陰影。

    “來??!”

    天無悔撥馬回頭,轉身看著一群美服玩家,將長劍平舉,大有一夫當關的氣勢,低喝道“來來來,都別藏著掖著,給我們一個痛快好了!”

    “……”

    對方的人沉默不語,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蘭斯洛特“鏗”一聲拔出利刃,與天無悔并肩站在一起,目光冷冽,煌溪則站在我身邊,笑道“老大,我們要一起最后走一程了?!?br />
    “嗯?!?br />
    我點點頭,笑道“可惜,沒有跟大家一起完成任務,最后星蹤城還是沒能拿下啊,實在是太可惜了……”

    “嗯,我們已經盡力了?!?br />
    他微微一笑“就算是全部戰死在這里,也已經沒有什么遺憾了?!?br />
    “嗯!”

    ……

    就在這時,天空中再次激蕩起鳥鳴之聲,一個金燦燦的身影從叢林中升起,正是騎乘著黃金獅鷲的frozen,直接降臨我們的頭頂上方,手握利劍,笑道“今夕何夕,這一次我們真的可以坐下來好好聊聊了吧?”

    我皺了皺眉“你一直說聊聊,我們兩個現在是敵人,到底有什么好聊的?”

    煌溪低聲笑道“老大,說不定人家看上你了呢?我覺得還是有聊聊的必要的……”

    frozen耳聰目明,噗嗤一笑,道“你看,你的屬下多么懂事,連他都看得出來我們確實有聊聊的必要了,你說呢?驅散左右,我們找個僻靜的地方說說話?”

    我深吸一口氣“要聊天可以,讓你的人后退一千碼?!?br />
    “可以,我讓你一千碼?!?br />
    frozen轉過身,長劍一指下方的一群美服、德服騎戰系玩家,笑道“大家全部后退到2000碼之外,我要跟今夕何夕密商一些大事?!?br />
    “可是,frozen……”一名美服騎士有些緊張。

    “不用擔心,服從我的命令?!?br />
    “是!”

    眾人果然潮水般的散去了。

    frozen一雙美目看向我,笑道“好了,你也可以讓你的人走開一點了,這座山的山腰位置都是安全的,讓他們過去吧,我們兩個人的聊天,最好也就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br />
    “嗯?!?br />
    我頷首一笑,轉身對眾人道“大家都退后一千碼,我很想知道她到底想說什么?!?br />
    “好!”

    煌溪、天無悔、蘭斯洛特等人紛紛策馬轉身,筆直的沖向了山腰的位置。

    ……

    “現在,可以說了吧?”我說。

    “嗯?!?br />
    frozen手掌輕輕一張,六芒星轉動,胯下的黃金獅鷲立刻化為一道印記出現在腳下,隨著她一起飄然落地,邁步向前走了幾步,指著一株火紅楓樹下的兩塊頗為平滑的石頭,笑道“你看,這里就是非常不錯的聊天之所,你覺得呢?”

    “還行?!?br />
    我一樣坐騎印記化,抬手收了百鳥朝鳳槍,赤手空拳的跟著她一起走到楓樹下,隨即在另一塊石頭上坐下,看著一地的楓葉在清風卷動下緩緩晃動,皺了皺眉,說“frozen,你覺得這次星蹤城之戰,我們兩個誰贏了?”

    “這個,不好說……”

    她抿了抿紅唇,道“從戰術上,你其實已經輸了,因為你已經失去了最后一個帶著信物返回國服的機會了,所以星蹤城必定不會為你所有,這在本質上我贏了,但是從戰略層面上,這次的撞城戰術相當成功,直接把戰火引到了美服本土,雖然沒能拿下星蹤城,但在某種意義上,你在戰略上贏了?!?br />
    我點點頭“說得還算是中肯,你和寧、釜山落日、凡人之血等服務器的霸主確實都完全不一樣?!?br />
    她睜大美目“你……你為什么要拿我跟這群人對比,他們配么?”

    我哈哈一笑“或許不配?!?br />
    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星蹤城一戰,已經證明了一點,今夕何夕,你確實是一個強大的人,堪稱是我的一生之敵,放眼整個天行世界,恐怕也只有你能讓我栽這么大的一個跟頭,不過……當你走上這座孤山的時候,你就已經輸了?!?br />
    “是嗎?”

    我從包裹里取出了城主信物,一枚金燦燦的令牌,散發著圣潔的氣息,在手中輕輕一旋,隨即再次落入掌心里,看著frozen,我笑問“星蹤城的信物啊……想要嗎?”

    frozen一改之前的從容不迫,居然像是一個看著心愛布偶的小女孩般的點點頭,隨即感覺這樣的表現不太合適,俏臉微微一紅,說“哼,你這樣說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br />
    我笑道“其實,我應該已經猜到你為什么會屢次三番的跟我談合作了?!?br />
    “猜到了?”

    她秀眉一揚,目光中帶著壓迫感,笑道“那你說說,我為什么要跟你合作?”

    “滋滋~~~”

    我手掌輕輕用力,雷神風暴的前奏涌動了起來,一縷縷雷光繚繞在信物的周圍,充滿了毀滅力量,然后翻了一下信物的正反兩面,道“天行的攻城系統里有一個規則,當玩家選擇摧毀信物的話,有兩種結果,如果是敵國玩家摧毀了信物,則城池依舊屬于本國,但城池建筑將會失去50,并且城池的各種資源也會隨著信物被摧毀而損失50,而如果是本國玩家摧毀了信物,則城池會立刻荒蕪,我想,你應該就是因為這個設定才會對我屢屢沒有下殺手吧?”

    “……”

    frozen看著我,一絲愕然之色掠過她的美目。